浙江衛視《在遠方》收視新高 奏響有溫度的創業者之歌

發布時間:2019-10-15 10:58
來源:浙江衛視

由吳家平任總制片人、申捷編劇,劉燁、馬伊琍領銜主演的都市勵志創業大劇《在遠方》正在浙江衛視中國藍劇場熱播,高能劇情不斷,掀起追劇熱潮,收視成績亮眼,10月13日收視再創新高,收視率1.46%,穩居同時段收視前列,#姚遠到底愛誰#、#心疼霍梅#等相關話題詞強勢登陸熱搜榜,引發網友熱議。

如果用一句話概括電視劇《在遠方》的主題、立意、藝術特色,不妨說這是由申捷擔任編劇的電視劇《雞毛飛上天》的2.0版。一樣的草根小人物勵志創業故事,一樣的改革開放大時代下的中國夢,一樣的情感、溫度和接地氣的表達。

《雞毛飛上天》里的陳江河,從“雞毛換糖”“進四出六”簡單以物易物的賣貨郎,到逐漸認識到“陳家村外有義烏,義烏之外有中國,中國之外有世界”,通過小人物在改革開放浪潮中做大做強的經歷,書寫了當代浙商的一段勵志傳奇。同樣,電視劇《在遠方》中的姚遠,作為一個東藏西躲的“黑快遞”,其人物經歷與陳江河當年經歷打擊投機倒把的情節何其相似;姚遠身上草根英雄的狼性、勇氣、韌勁與陳江河的性格又是多么接近。他們的成功既出自個人努力,又離不開改革開放大潮的助推和國家政策對個體、民營經濟的惠澤。但如果只是情節鋪陳、人物塑造的簡單復制,就違背了藝術創新的理念。好編劇絕不會重復自己,看似都是小人物的勵志創業,《在遠方》的格局更大,時代和人物命運粘合的更強,可能也因申捷對這部劇激情灌注的更多。《在遠方》在現實主義的堅守中多了些許理想色彩,以更加深邃的時代觀察和強烈的人文精神實現了2.0升級版的《雞毛飛上天》。

《在遠方》在濃郁的小人物勵志氛圍中,植入了都市商戰劇的時尚元素與國際視野。姚遠與劉云天從外在著裝、語言、面部表情,到內在性格、理想情懷和發展理念,都有著巨大反差。姚遠作為快遞行業的草根代表,與劉云天代表的互聯網知識精英,在相愛相殺、恩怨情仇的劇情推動中,詮釋了冷酷資本與溫情人性之間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斗爭與妥協。

電視劇《在遠方》最大的藝術突破就是沒有給劇中故事輕易畫上一個句號:關于改革開放是個人勵志成功的終點,還是領頭雁帶領大家共同富裕的起點;現代企業管理制度的原則性與傳統中國講究的人情味該如何取舍;企業做大做強后的獨立性與資本逐利性之間的矛盾孰是孰非……如果說,《雞毛飛上天》是一部現實主義草根逆襲的勵志電視劇,那么,《在遠方》中小人物永不言棄的勵志則帶有強烈的理想主義和浪漫主義人文情懷。

編劇申捷總是能寫出人性的深度。資本是冷酷的、嗜血的,但人性是有情感、有溫度的。路曉歐在華爾街見證了2008年金融危機下資本的冷酷無情,無論公司職員付出多少年心血,無論職員一家老小如何嗷嗷待哺,資本永遠選擇以一張冰冷的辭退協議書來確保自己的平安。事實上,這場危機致使資本主義經濟學專家都在抨擊華爾街的自私貪婪,甚至一向以不干涉資本市場為圭臬的美國政府、美聯儲都在事后作出強烈的政策干預。所以說,《在遠方》所體現的對姚遠個人英雄主義和理想主義的深層次解讀,恰恰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最終目的,那就是要實現“共同富裕”,而不是在社會階層板結凝固下使富者恒富、貧者恒貧。這一次,《在遠方》在現實主義電視劇創作上扎得更深、走得更徹底。

無論是面對非典還是金融危機,盡管路曉歐一再勸說姚遠通過裁員來躲過災難,但他依然選擇通過走鋼絲的逆勢擴張來保住基層快遞員兄弟們的飯碗。劉云天通過資本運作收購遠方快遞后,一夜間成為億萬富翁的姚遠卻沒有感到一絲快樂。在現實中,創業成功、風投介入、資本收購、股權變現,實現人身自由和財務自由,這是多少創業者夢想的終點。但是,倔強的姚遠卻破冰前行,二度創業,又豎起了自己的“新遠方”風帆,再度啟航。他選擇去美國讀商學院,花1000萬巨資請國外專家搞市場調查,目的就是使快遞行業所代表的實體經濟在壯大后不再成為資本血盆大口下的獵物,而是成為那些和他當年一樣的草根兄弟的依靠。其中有真實的藝術再現,更有主創帶有強烈理想主義的藝術加工。這種理想主義還體現在劇中快遞物流行業最終與互聯網行業攜手,擊敗了以劉云天叔叔為代表的國外資本的惡意收購。資本沒有國界,但企業家卻是有國家、民族立場的,大是大非面前,在改革開放中壯大起來的民營企業家,不管他們之間如何競爭,當國家民族利益面臨威脅時,他們總是以血濃于水的情懷共同應敵,這在中美貿易戰的當下有著強烈的現實觀照意義。

創業題材劇能把事業線和情感線同時寫好而不失衡很難得。作為一部大男主題材電視劇,《在遠方》在女性塑造和情感戲上也力求突破。

馬伊琍飾演的路曉歐、梅婷飾演的劉愛蓮與劉燁飾演的姚遠貌似是“三角戀”的老套路,三人分分合合,但分合皆有邏輯支撐,沒有落入俗套,更不狗血。姚遠忍痛離開路曉歐后接納了處于危難中的中學同學劉愛蓮,盡管劉愛蓮知道姚遠對自己呵護有加,對她與前夫的女兒視同己出,可愛蓮始終無法走進姚遠內心,于是她毅然割舍了這份情感,成全曉鷗與姚遠,但她對曉鷗沒有仇恨,自己也沒有自艾自憐,反而自強自立,接手老家的紡織廠,在做大做強的同時也找到了真愛。路曉歐身為上海在地女孩,一個心理學碩士,卻愛上了喜歡坐在高處吹著口琴、唱著《海闊天空》、望著遠方的快遞小伙兒姚遠,除了姚遠那雙深邃的大眼睛令其怦然心動外,更多的是姚遠身上那股永不服輸的狼性、那種有棱有角的男子漢性格,這是其周圍男人身上缺乏的,所以她不顧一切地愛了。但是,當她發現彼此在事業理念上的沖突后,在無法說服自己做一個天天等著丈夫回家的太太時,她又毅然放飛自我,離開姚遠尋找自我價值的實現。《在遠方》中以劉愛蓮、路曉歐為代表的女性,不再是傳統大男主電視劇情感戲中的附庸和點綴,她們自尊自愛自強,不再困守于小情小愛的樊籠,而是在更廣闊的天地中做自己,使一部大男主戲中的女性角色毫不示弱,情感戲也直抵人心。

該劇人物塑造整體都好。除姚遠、路曉歐、劉愛蓮外,配角劉云天、霍梅、路中祥也是從內到外地豐滿。語言也特別,既出乎意料又合情理。僅舉一例,曉鷗從塌陷的頂棚下被找到后,姚遠把她抱在了懷里。兩人分別時,曉鷗問姚遠說,你剛才找我時是不是哭了,姚遠說,是雨太大了,沒哭!曉鷗回了一句,我也沒哭!實際上兩人都哭了。這既是情感的一種表達,也是對兩人性格的準確刻畫。還有劇中的一些道具如口琴、手環的使用,場所地下室、非典小院的設計等,都恰到好處地起到了烘托情感和勾連人物關系的作用。

劇中反復出現的《海闊天空》《流浪者之歌》兩首歌曲有著強烈感染力。《海闊天空》作為Beyond樂隊一首耳熟能詳的粵語歌曲,已跨越地域、語言阻隔,成為華人世界整個“70后”“80后”最喜愛的勵志歌曲,“多少次,迎著冷眼與嘲笑,從沒放棄心中的理想”這句歌詞,就是以姚遠為代表的創業者艱辛和堅韌不拔的精神之寫照;而《流浪者之歌》作為世界名曲,前三個部分充滿壓抑、憂郁、哀傷的旋律,一如姚遠因車禍失去父母而悲傷的童年、憂郁的青少年時期內心深處的自卑,亦如其創業初期所歷種種人生磨難時的心境寫照,但是,《流浪者之歌》進入第四部分卻曲風突變,旋律猶如草原奔馳的駿馬、天空翱翔的雄鷹,快樂中透著無比自信。這正是暗示路曉歐運用心理學治愈了姚遠童年的心理陰影,讓他找回了自信與自我,或許也正寓意著姚遠在事業上最終的成功。而眼下,姚遠的追夢之路仍然危機重重,遠方快遞強勢的反收購手段令姚遠成為眾矢之的,甚至已經威脅到了他的人身安全;另一方面,姚遠冒險推進的“千車計劃”能否順利施行,目前也仍未可知。姚遠究竟能否順利渡過難關?每天19:30鎖定浙江衛視中國藍劇場《在遠方》,為你揭曉答案~!由佟大為、蔣欣領銜主演的《奔騰年代》作為浙江衛視“燃情獻禮季”的收官之作,即將接檔《在遠方》登陸中國藍劇場,敬請期待!

為你推薦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任五果走势图